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香江晓帆成绝响》
作者:徐国强
(1129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香江曉帆成絕響
   - 悼念傑出詩人曉帆(鄭天寶)先生
  
  2014年1月27日淩晨三時許,香港著名詩人、漢徘專家、翻譯家曉帆(原名鄭天寶)先生騎鶴西去。從此,香江的那一片曉帆,成為絕響。
   一
  曉帆於2009年在香港家中發生輕度中風,開初兩年尚可借拐杖和輪椅行走,還兩次去參加作家聯會的活動。後來病情時好時差,期間數次我或是與文友、或是自己去他的家中看望他。去年秋天,我又去他在荃灣麗城的家中看他,當時他精神還可以,見到我時臉露笑容,只是語言不太流利清楚,唇上鬍鬚有點長,可能两天沒有理了。他太太在一邊向我介紹他的病情,他坐在靠椅上聽,突然冒出一句:「耿全(香港招商局以前的一位領導)現在住在哪里?」我告訴他說退休後住在蛇口,他聽後又笑了笑,不再吭聲了。臨別時我牽著他的手,囑多保重。想不到這一次竟然是我們最後的一次見面。
  我與曉帆相識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那時我們都在香港招商局屬下的公司工作,他是某部門的經理,我的上司,我只是普通的職員。後來他在八十年代中離開招商局「下海」經商,我們就基本上沒有再聯繫。2004年,我加入香港作家聯會,在作聯的活動中再次碰到他,一別就是二十年,能不感慨萬分並格外親切!這時我才知道,他的筆名叫曉帆,是香港的著名詩人,他和他的作品在日本及東南亞的華文文學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

   二
  曉帆祖籍福建永春,與余光中份屬同鄉,不過余光中出生在南京,而曉帆於1935年出生在馬來西亞柔佛州一個華僑的家中。他自小喜愛文學,讀中學時就曾經在馬華報刊上發表詩文了。
  曉帆於1954年回到祖國,就讀於福州第五中學,並在1957年考入廈門大學外語系。1959年由外交部選送北京大學東方語言系繼續深造,成為季羨林教授的高足。
  由於他主攻印巴語言,1962年奉調參加中印自衛反擊戰,任戰地上尉翻譯官。他經歷了戰爭的洗禮,並榮立軍功。戰爭結束凱旋歸來,經過雅魯藏布江時,他豪情萬丈地寫下了詩篇《雅魯藏布江飲馬》:
  江邊飲戰馬/橋頭系皮舟/踏平千層浪/凱旋不封候
  這首軍旅詩歌,被中國詩歌研究所所長呂進教授讚譽是「當代的邊塞詩」。
  曉帆對於他的這一段軍旅生活特別自豪。記得我在2008年到西藏旅遊回來,把寫的西藏詩草請他批評指正時,他高興地說,「你終於到了我四十多年前去過的地方了。」他又向我講述當年戰爭的情況以及在前線如何躲避敵人的子彈,要快速從一個彈坑跳到另一個彈坑。他講得很容易,我卻聽得很驚險。
  從西藏回來後,曉帆繼續回北京大學讀完研究生課程。畢業後他獲分配到國家編譯部門工作,曾參加毛澤東選集的外文翻譯並任組長,參與翻譯國家的許多重要文件,也參與許多外事翻譯活動。

   三
  1972年,曉帆移居香港並進入招商局工作,他一面工作,一面醉心於詩歌的創作和研究,並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開始了他的另一段多彩的人生。
  曉帆是國內外公認的成就卓然的漢徘專家。他在1991年8月,出版了世界華文詩壇第一部漢徘集《迷朦的港灣》,1993年11月,創立並出版了世界詩歌史上第一部漢徘理論專著《漢徘論》,從理論到實踐上全面論述了漢徘的誕生、發展和寫作技巧。1994年8月,他在第十五屆世界詩人大會上發表了《漢徘 - 詩與自然的融合》的學術報告,成為把漢徘推向世界的先驅。
  曉帆的漢徘,以小狀大,寄意高遠,清麗典雅,飄逸雋美,具有強烈的時代感。下面這首膾炙人口的雅徘《海峽兩岸》,盡顯其中神韻。
  一江春水路/兩岸桃花相對哭/鷗鳥落何處
  這是一首堪稱經典的漢徘,感情深沉,意象鮮明,震撼力強,可謂意象、意境和含蓄三美兼具,形象而生動地展示了小詩同樣可以反映重大的題材。在曉帆精心營造的漢徘和詩歌的園地裏,人們隨處可以聆聽到詩人不同凡響的美的韻律。
  曉帆的漢徘和詩歌,在日本和東南亞被大量轉載和翻譯,日本並有詩人和學者專門研究曉帆的作品和論著。2001年3月,世界華文詩壇第一部中日對照個人漢徘專集《曉帆漢徘選集》出版,人民日報海外版和香港大公報還專門作了報導。2005年10月,中日對照的《曉帆漢徘選集》獲國際炎黃文化研究會頒發優秀著作金獎。他的許多詩文同樣獲過重要獎項,如全國散文學會《中華頌》一等獎、中國作家協會、詩刊主辦「綠色地球杯」一等獎、香港優秀文學獎、美洲「明華網」特殊貢獻獎等等。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曉帆出版了十多部詩集和詩論。1997年,他的代表作《香江那片曉帆》出版,更是好評如潮,獲得海內外詩歌界的高度評價。已故著名詩人臧克家生前讚揚曉帆的新詩「詩短而味長」。前香港新華社社長、有詩人外交家之稱的周南先生用「盛世新聲、香江雅韻」八個字來概括曉帆的詩歌藝術。日本漢詩詩人今迂和典先生評曉帆的漢徘時說:「您有自己豐富的創造性,正樹立一項輝煌的詩業」。日籍儒商、詩人張宗植指出,曉帆的漢徘,「為中國的詩史開拓了一個新天地,意義是很深的」。已故詩評家、新詩史學者吳奔星教授多年前則指出:「在詩學史上,在國與國的雙向交流,您做出了明顯的成績,將來在新詩史上會發現自己的位置。《迷朦的港灣》的出版,實有里程碑的意義」。

   四
  我有幸在曉帆生命的最後十年中再次與他相遇相知,並經常得到他的教益。他經常鼓勵我要多讀書,才能不斷提高。他指點我寫詩語言要飄逸些,不能太死板;如果寫諷徘,對敵人要狠,不能手軟。如幾年前我曾經試寫了三首連徘,批判台獨分子陳水扁,最後一句「刀砍大斧劈」就是他修改的。他還介紹我把作品寄去大陸的文學刊物《漢徘詩人》、《老年文學》等刊登,並與大陸的作家詩人聯繫交往。曉帆對於現代文壇存在的一股浮躁之風和功利主義也是相當反感的,他經常對我說不能學那些人的樣子。
  俄羅斯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說,「藝術是永恆的,而生命很短促」。曉帆走了,但是他的那些美麗的詩篇必將長留在人世間。
  曉帆走了。香港乃至世界華文文壇失去了一位傑出的詩人,我失去了一位良師益友。
  曉帆,一路走好!
  
   徐國強 2014年1月28日-2月7日於香港


[2014-02-14]

  


"《香江晓帆成绝响》"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21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