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夜半三更的不速之客
作者:牧羊娃
(1297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夜半三更,有人敲门。虽没和谁结下冤仇,还是把俺吓了一跳。轻轻起来朝外一瞧,
什么都没有,难道真有鬼敲门?
带着疑虑再次躺下,敲门声又起,仔细一辩,那声音是从房顶上传来。一颗悬着的
心放下了,一定是松鼠之类的小动物闲得慌,在房顶戏闹。
可是,这敲屋顶的声音愈演愈烈,每到早晨三、四点钟它们就来聚会,声音就像人
在走动,好像是搞舞会,一会是跳迪斯科的脚步声,一会又是拉丁舞步,一会又是
沉重的慢三步。那天半夜三更又把俺吵醒,再也无法入睡。是可忍,熟不可忍,俺
决定起来与它们一博。披上衣服,来到房外,夜深人静,寒气袭人,不知是冷还是
怕,俺不由打了个冷颤。乘着夜色向房顶望去,光线不足,什么都没有看到。捡了
两颗小石子朝房顶投去,那石子沿着屋顶斜面,滚溜溜地差点砸到自己。
一夜没睡好,严重影响了抓革命、促生产、促上网。
同事们见俺无精打采,关切地问候。俺只好把这鬼敲屋顶的苦衷诉说。
凯瑟琳,就是公司里喜欢操心的管家婆,带着十分忧虑的心情说:“一定是老鼠、
或是松鼠,之所以你能听到这样大的声音,是由于它们不在房顶,而是在房顶与天
花板之间的隔层处。天啊,这本是我们的家,但这些小动物也在那里也安了它们的
家,并且封妻荫子,破坏力极大。”
俺一听,感觉问题挺严重,就问:“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
克里斯说:“杀死它们。商店里有卖气枪,无需持枪证,买一支连发的,很好使。”

那口气,就好像这些松鼠真正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马克插话了:“我要是你,就毒死它们。给那里投放些毒药。”
凯瑟琳说:“万万使不得,若是这些松鼠死在那里,发出臭味,你得把房顶拆了才
能把遗体弄出来。最好是找家公司来帮你处理,要把它们先赶出来,再把洞补好,
只是你得花些银子。”
俺说:“只要解决问题,该出手时就出手,该花钱处就花钱。但我怀疑不像是松鼠
老鼠之类,因为动静很大,倒像是个头大的动物在屋顶。有没有可能是狗熊?”
约翰说:“狗熊不可能,浣熊倒极有可能。这些动物看起来胖胖的,但爬树上房是
能手。我岳母家里本是清一色的白色家具、白色地毯。一天早晨起来,她吃惊发现
满地毯的黑脚印,家俱也有黑爪抓痕。一查,在卫生间里发现一只浣熊,满身烟灰,
蹲在那里瞪着两只眼睛。原来它是从壁炉的烟囱掉进来的。”
凯瑟琳啧啧地说:可怜你岳母。
巴布说:“也有可能是狸猫。一年冬天,我一点燃我家的壁炉,从里面立即跑出六
只小狸猫,赶紧打电话让动物保护管理人员把狸猫带走。可那只老狸猫不干了,整
夜来报复我们。那年冬天,我们一直和狸猫做斗争。”
说了半天,我的问题怎么办,大家都没有提出解决的办法。没有解决的办法主要是
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
俺从小处理问题喜欢从省钱的角度出发,从简单处下手。比如,自行车的胎瘪了,
先不急于扒车胎,先看看气门芯是不是坏了。电灯泡坏了,先不急于找梯子换灯泡,
先检查电闸处的保险丝是否烧断了。后来有了汽车,车在路上死火,先别着急把车
往修车行去拖,俺买瓶滑油器清洗济,先喷喷再说。
再后来,俺住在一美国老太太家,那房子刚好在飞机起落航道的下面,噪音极大。
老太太知道俺解决问题喜欢从简单处着手,并卓有成效,就指着飞机说,没准换个
保险丝就能解决这飞机噪音问题。
这不明摆着想让研究噪音的研究所失业吗?
那么,解决动物在房顶活动的简单方法又是什么呢?俺得先做假设,做什么事情都
要敢于假设,善于假设。假设动物只在房顶的上面,它们每天要上房下房,那么上
房顶的路经是什么呢?那一定是房子周围的树木。
实地考察,果然房子周围有许多树枝延伸到屋顶。锯树是最简单的方法,并且俺自
己就能做,可俺实又不忍心锯树。俺从小喜欢大自然,认为一颗草、一颗苗都是大
自然安排的杰作,不忍破坏。也就是说俺虽然在组织上没有加入绿党,但在思想和
行动上早已入了绿党。但不锯树又奈何?若不锯,这些动物就会把房子搞坏,修房
子需要木头,要木头还得去锯其它树,说到底还是得锯树。那俺就在这里锯自家的
树吧。
俺一边锯树一边说,俺不会治你们于死地,只是给你们剪剪头发,让你们长胖一些,
千万别长高,长高了就被“阶级敌人”所利用。
到底是锯树容易栽树难,累了一身汗,锯下的树枝树杈堆了一院子。
那一夜,果然安静,俺也睡了个安稳觉。俺及时把俺的“科研成果”向关心俺的同
事们做了汇报。可第二天夜里,又有了声音。俺心想,完了,高兴得太早了,可能
被凯瑟琳猜中了,一定是这些动物在天花板与屋顶的隔层里。再一细听,那声音来
自门口,半夜有人敲门?俺穿好衣服,先打开外面的灯,往外一看,几只黑乎乎、
胖胖的、个头像小狗一般的东西正在门口转悠,寻找上房的路径。
原来这些夜半三更的不速之客正是浣熊。


[2010-05-13]

  


"夜半三更的不速之客"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23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