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种菜记
作者:牧羊娃
(2106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种菜记》

牧羊娃

咱种地、种菜是有祖传的,先从我爷爷说起。我的爷爷最爱土地,种粮、种菜、种树样样爱,年轻时拼命地挣土地。

爱土地也会有麻烦的。要土改了,听说要评成分杀地主,爷爷的几个兄弟慌作一团,商量对策。大爷,也就是爷爷兄弟们排行老大的那位,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分家。分家能解决问题吗?大爷说这要看家是怎样个分法,若把所有的土地划在他的名下,只有他一人是地主,他是老大,要杀要刮他一人扛着。果然后来大爷被定成了地主,而爷爷和他的几个兄弟则定成了中农。地主这座大山不仅把大爷一直压到死,而且把他的子孙们压得直不起腰。直到邓大人东山再起,改革开放,地主阶级翻身得解放,大爷的子孙们才抬起了头。

看着自己经营多年的土地一眨眼就被人家欢天喜地地种上苗,后来又被“大锅饭”糟蹋得不像样子,我爷爷当年心里很不舒服,但中农这个成分使我的父辈们免去了许多麻烦。我父亲先是上学入党,后来成了国家干部,最后退休,表格成分那栏里都填的是中农。可父亲的体里毕竟流着爷爷的血。

那年父母亲来美国探望我们,一来到我们的房子,先是把房里上上下下察看了一边,然后又方步踱到房前屋后,最后指着那片草坪问我:这地也是你的?我说是。父亲说:这美国人做事与中国人做事总是拧着,这样好的地,不种庄稼却让荒着。便操起家什要铲草坪。我急忙拦住:老爸您慢点,为这草坪我每年要花好几百大洋,买肥料、撒药水、浇水、割草,为的就是让草坪长得好。人家美国人民的温饱问题早解决了,为的是美化环境。父亲说: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不会不让我种地吧?给我划出一块地,我来种菜。

我家后院有条小沟,沟对面有块草坪,草坪上该长的草不长,不该长的草疯长,我把那块地划给父亲做自留地。父亲一边开荒,一边赞叹美国土地肥沃,还一边抱怨划给他的自留地太少,开垦时又悄悄地往外移了两尺。
那年夏天,父亲提水,母亲育苗,把那块自留地伺候得乐乐呵呵。自留地一高兴,便慷慨地结出了青菜、豆角、黄瓜、西红柿、西葫芦。父母离开美国时,再三嘱咐来年春天要把那块地种上。这种菜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肩上。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种地哪知农民累。这种菜要育苗、施肥、浇水、锄草、松土、搭架,这些就暂且不说,还要与天斗、与蚊斗、与禽斗、与兽斗。

先说这与天斗。我们所说的“人定胜天”讲的是一种精神,其实人定不能胜天,只能顺天。这种菜也是一样,遇到天旱,咱也就只能多浇点水。若是遇到暴风、骤雨、冰雹,只能是听天由命,既要看老天爷的眼色,也要看你的运气了。与天斗,甘拜下风。

菜地里潮湿、阴凉,是蚊子的最好栖息地。美国的蚊子,膘肥个大,穷凶极恶,它们不像中国的蚊子那样文质彬彬。中国的蚊子叮人之前先给人注射点麻药,开始不觉得痒,麻药过后才痒。美国的蚊子心直口快,上来就叮,像针扎似的。每次到菜地,如同拉响了空袭警报,这些蚊子被扰起来后,盘在头顶,趋之若骛,轮番俯冲,耳边一片嗡嗡声。对付蚊子的办法就是给身上喷点驱蚊药,可本人天生闻不贯那味道,只好穿上很厚的衣服,戴上帽子,全副武装,严然一个消防队员,热得一身大汗,仍免不了收下蚊子送的几个“红包”。与蚊斗,平分秋色。

与禽斗就是与鸟斗,这是很头疼的事。当黄瓜长出嫩仔时,一群鸟就来早餐,把黄瓜吃得一个不剩。鸟比咱起得早,咱也不能整天守着菜地,上网求救,网上有很多先知先觉、能人高手。有一位高手给支了一招:鸟最怕的是人,立一个假人,风一吹,假人一动,鸟就吓跑了。这主意不错,假人是现成的,车库的盒子里就有“鬼节”时用来吓唬小孩子的假面具、神鬼袍,拿棍子支起来,把活人都被能吓一跳,鸟能不怕吗?

谁知麻烦来了。邻居家一位老头,人老瞌睡少,喜欢半夜出来溜弯。那晚,他抬头一瞅,见菜地里站着一人,像是来行刺。再仔细一瞧,不像,好像那人想不通要自杀。赶快回屋报了警,两位警察真枪实弹猫着腰,一看是个假人。一场虚惊,警察不高兴了,敲了咱家的门:不是“鬼节”你闹什么鬼。要我把那假人拿掉。与禽斗,算咱输了。

本人孤陋寡闻,以前一听这“兽”字,就联想到虎豹熊罴之类。在前段时间的“华南虎”事件中,有位官员说虎照被一位老鼠专家鉴定后认为是真老虎。有人提出应该让兽学专家鉴定,这位官员说难道老鼠不是兽吗?我这才意识到这“兽”的意义很广,比如我们所说的兽医就是给马、骡子、牛、羊看病的医生。最近英国研发的“人兽胚胎”就是人和牛的结合体。既然牛和老鼠是兽,那么鹿和兔子也是兽了。我说的“与兽斗”其实就是与鹿斗、与兔子斗。明尼苏达的鹿最不讲计划生育,儿孙满堂,常常在夜间拖家带口、成群结队出来骚扰四邻。长得蛮兴旺的菜,一早起来一看被它们吃得精光,辛苦的劳动竟变成养育它们晚餐。这些动物不到季节还动他们不得,伤了它们咱算是虐待动物,真是惹不起也躲不起。还好,商店里有卖铁网的,咱只好花点钱把地围起来。兽类们常常吃不到菜,便把屎留在铁网前以示抗议。与兽斗,总算告捷。

咱一边种菜,一边自我陶醉。为什么说要当一个有文化的农民呢?种菜也得要有科技含量。比如把这割草坪割下的草撒到菜地里就有这几大好处:一是抱持了菜地里的水分,二是防止了野草的生长,三是这割下的草可以作为肥料,四是当你走过菜地时脚上不沾泥。种完了菜,咱得赶紧写篇论文,没准还能申请个专利。待到咱啃着黄瓜,到网上一游,才发现这都是陈谷子般的常识。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记得才来美读书时,在农贸市场碰见了系主任。系主任的职业病犯了,当场出考题,问我为何也来农贸市场,我不假思索回答道:“这里的菜比较便宜”。系主任把脸一沉,显然对我的答卷不满意,说:“应该是这里的菜比较新鲜。”

看看,人家到底是教书育人的,说出的话就是有档次。不过这成本问题总是要考虑的前题,种菜更是一样。
我太太是学会计的,成本核算是她的特长。她打开微软计算表,一通数据输入,得出了结果:这施肥、浇水、搭架、买材料所花的成本高于花钱在商店里买同样的菜,这还没有算上出力、流汗、献血喂蚊子。当然这菜里也包括了送给朋友的菜,若是把这部分除去,真正到自己嘴里的菜就更少。结论:种菜不合算。

不对啊,既然如此,我为何要不辞辛苦地种菜呢?再算算,看把什么给落下了。再次计算,结果不变。

一定少算了什么!我苦思了几天,突然想起来了。对了,那就是少算了享受劳动成果的乐趣,少算了朋友们分享成果的乐趣,而这种乐趣是无法用成本来计算的。

当看着种子发芽、长高、开花、结果,最后到盘子里,每一个过程都是一个享受,一种扎扎实实的成就感。在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常常遇到谁来“摘桃子”和谁摘多少桃子的问题。为“摘桃子”我们可以打得不可开交,好朋友都会成为仇人。我建议,实在这“摘桃子”的问题解决不了的话,就去种菜,这成果谁也抢不去。
在蔬菜丰收的季节,叫上朋友们来分享自己的劳动,则是另一番乐趣。有时在散步的路上遇到面生的同胞,说上两句话,在菜地里揪上两根黄瓜送上,这朋友就算是认下了。

我在想,有没有一类菜,一种下,就不用管了,只管收,不劳而获。朋友们说:有啊,种韭菜就是了。

说干就干,很快韭菜就种上了。这韭菜真好,不用管它,不怕鹿吃兔子啃,不招蚊子,想吃时就到地里去割。谁知后来这韭菜越长越细,越吃越像青草的味道。有位朋友家的韭菜肥大、汁浓、味道正。一取经,方知这种韭菜也有诸多学问,不仅要施肥、分根、松土,而且所施的肥料大有讲究。

唉,看来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还是爷爷教诲的对:只要你敢哄地皮,地皮就敢哄肚皮。


[2008-09-12]

  


"种菜记"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7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