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大千世界首页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社会百态
人物剪影
行踪天下
医疗保健
生活指南
幽默笑话

【洛杉矶的日子 】(之一) 张南城
(1379 阅读)   _PRINTER

空中十二小时

 

中国算是广大的,在这个疆域内,南去还是北往,飞个三、四个小时恐怕就到了头。我飞十二个小时,这当然是出了国。

我去洛杉矶。

儿子去上学。我去读书,读洛杉矶。

在国内也飞过,个把小时,没弄出个头绪来,就落了地。飞十二个小时大不一样,你要吃饭、饮水、看电视、盖毛毯、睡觉、排泄。你要享受飞的愉快也要忍受飞的疲倦的无奈。

原 以为是从上海开始,经夏威夷到洛杉矶。出上海后,坐稳,定定神,抬头看看大屏幕,这才晓得,大错了。我们是经日本到留申群岛沿白令海过阿拉斯加湾顺着美国 西海岸抵洛杉矶。“为什么?”我问儿子,答:“不知道。”我好奇,再问身旁一人,他笑道:“不沿海岸线飞,掉到海里,没人捞哟。”试想,不假,当然也是说 笑了。又一想,许是因为地球的圆形,圆的凸出部分最长?对否?不得知,权且记下。

要论飞的享受,就得说点云。在云的上面,干些人间烟火的俗事,这就很有趣。其实,是一种孩童似的感觉。享受云。

莎翁《安东尼与克莉奥佩拉》里,安东尼说:天上的云像一条蛟龙;有时雾气会化成一只熊,一头狮子的形状,有时像一座高耸的城堡,一座突兀的危崖,一对雄峙的山峰……

此刻,莎翁描画的这些图景,我全没见到,倒不是莎翁描画得有误,想来,应是看云位置的问题。他在地上,我在天上。他在云下观,我在云上瞅。当然看不到那些奇怪的东西了。

我看到的就是棉花以及从中抽出来的絮絮。

棉花与棉絮,极普通的物质,我天生就喜欢。

此时的棉花是极端得多,兴许是集结了天下所有的棉花了。我看到的棉花,一堆一堆,一卷一卷,一团一团;我看到的棉絮,一滚一滚,一浪一浪,一飘一飘。我们是在棉花堆里呢。如此多的棉花棉絮的到来,全是因为我在看呢。

想起五岁那年在乡下伯父家棉堆里嬉闹,还撒了尿。

我瞅着棉花与棉絮,宁静,舒坦。

坐 在自己的位子上,你可以看电视、听音乐,也可以随时了解飞的情况,比如,在哪、高度、速度、机外温度等等。看到机外的气温零下五十多度,脊梁沟陡然一凉, 便拿起了毛毯盖在身上。这是八月,在上海热得冒油。想去趟厕所,可要走一段路,很麻烦,又想忍一忍。最后还是去了厕所,高压抽水马桶声响很大,冷不丁会吓 你一跳。听说,在飞机上入厕一次要耗油一升,这能让节油的汽车在陆地上奔跑十公里呢。

我们是朝着太阳飞,窗外总是白天。飞七、八个小时后就有了一些倦。再不想去看棉花样的云了,想睡。也该睡了。北京时间是夜十点多了。

上午8时许抵达洛城。

洛杉矶当然很有名,是美国人的骄傲。

进候机大厅,看看陈旧的四壁与陈设,像是走进了老广州白云机场。熟门熟道的样子,不生分,虽是第一次,仍没有什么太激动的感觉。也许与自己天生喜欢棉花样的东西有关。

出机场,儿子说,我们找个车吧。于是就找车主谈价。谈了一个,还想谈一个,第一个车主就有了些小怒。走近我们,狠狠地说了个英文:“man!”我抬眼看看这个如熊样的家伙,对儿子说:“坐他的车。”洛杉矶有很多帮会组织,我知道他们厉害,大白天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四十分钟后,到儿子的住处。55美金的车费,另6美金小费。钱是我给的。娘胎出来,第一次付小费,有点莫名其妙。百分之十小费,这是美国人规矩。

上楼后,发现少了一个箱子。我急忙下楼,见车子没了影。正有些懊恼,那车回来了,送我们的那只箱子。6美金小费没白给。

妻子在上海下午2点送我们登机后,乘当日8:30的火车返安庆。我飞12个小时到洛杉矶,火车12个小时到安庆。大约都是12小时。

在洛杉矶吃过午饭,我躺在床上给妻子打电话。此时,妻子是躺在火车的卧铺上。现代通讯把地球变小了,几万里外传来的声音,宛如咫尺。妻子说,夜,凉快多了。她是睡不着的,因为“咕嘟咕嘟”车轮与铁轨摩擦的噪声。这只怪铁轨之间有了间隙,而这间隙又是非有不可的。


submitted by anon

  


   Who's Online
目前有 24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