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中文教育首页

责任编辑:Lucy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文学欣赏
语文课件
教育论坛
书法园地
趣味语文
写作园地


中华趣味语文
(2241 阅读)   _PRINTER



  汉语博大精深,流传于民间的精彩语言像埋没于泥沙中的金子,拂去尘埃后,方显出其光芒和价值。该书中的故事都是直接从古往今来的语文实践中采撷、提炼、概括而来,是鲜活的原生态语言,凸现出传统文化生活中丰富的生活情趣和人生智慧。

  [谐趣]

  隔窗望见儿抱儿

  一位老人家境贫寒,妻早去世。他抚养儿子,既当爹,又当妈,备尝艰苦。儿子长大,娶妻生子,将老人视为累赘,常使老人饥寒。

  一日隔窗他望见儿子正抱着孙子,十分亲热,老人想起过去,不觉叹道:

  隔窗望见儿抱儿,想起当年我抱儿。

  我抱儿来儿饿我,日后他儿饿我儿。

  这首诗通俗晓畅,寓情于理,将自家祖孙三代的关系,描写得淋漓尽致,发人深思,催人自警。弄得儿媳羞愧难当,终于痛改前非,对老人百般孝敬。

  吟诗送贼

  一个细雨氵蒙氵蒙的寒夜,有一个小偷摸进了郑板桥的家门,把郑板桥惊醒了。他坐在床上轻轻吟了一首打油诗:

  细雨氵蒙氵蒙夜沉沉,梁上君子进我门。

  腹内诗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

  小偷听后,便转身向外走。

  这时,郑板桥又继续念道:

  出门休惊黄尾犬,越墙莫损兰花盆。

  天寒不及披衣送,趁着月亮赶豪门。

  郑板桥就这样客客气气地把小偷打发走了。

  三星白兰地

  据说民国年间,重庆有一酒家,在门口放一瓶“三星牌”白兰地酒,并出一上联征对:

  三星白兰地;

  前来应对者非常多,最后中奖的是一位青年的一句下联:

  五月黄梅天。

  这是一幅绝妙无情对。上联与下联毫不相干,但字面上字字绝对。“黄梅天”,五六月间为黄梅季节,叫“黄梅天”。

  有人认为这位才思敏捷的青年人是郭沫若。这倒未必可信。后来,有好事者将这幅对联上下颠倒,联尾停顿,各加一字,成为如下一联:

  五月黄梅天,湿;

  三星白兰地,干!

  以“干”对“湿”,反义词相对。同时,“干”字双关,又是“干杯”的意思。

  夏大禹姬旦杜甫刘禹锡

  古时有个姓张的秀才,一次去探望岳父时,突然下起雨来,眼看天色将晚,不能回家,又不好向岳父开口,焦急万分。

  岳父是个懂文墨、识大体的人,但又并不说留下女婿别走,而是在桌上写了四个古人的名字:“夏大禹、姬旦、杜甫、刘禹锡。”

  张秀才看完,高兴地说:“今天我留下了!”

  岳父问他为何不走了,他说:“您不是明写着下大雨、鸡蛋、豆腐、留女婿吗?”岳父听了,大笑不已,称赞女婿聪明。

  [斗智]

  圣上题诗不敢留

  一日闲暇,明太祖朱元璋忆起幼年在皇觉寺为僧,曾在殿宇的门侧屋角写了些打油诗抒怀言志,不知如今在否。便下诏,定于某月某日驾临皇觉寺。

  那天,皇觉寺方丈恭迎圣驾。

  朱元璋进入寺内,四处寻找以往亲笔所题之诗,竟了无痕迹。他把方丈召来,责问他为什么不保护好。方丈奏曰:

  圣上题诗不敢留,诗题壁上鬼神愁。

  谨将法水轻轻洗,犹有龙光射斗牛。

  朱元璋听后变嗔为喜,厚赐寺僧而返。

  “阿弥陀佛”与“子曰”

  毕沅是乾隆时期的进士,他在担任陕西巡抚时,有一次途经一座庙宇,便想进去看看。一位老僧恭恭敬敬地把他请了进去。

  毕沅看着庙宇上的佛像,突然问道:“你念过经吗?”

  老僧答道:“念过。”

  “那好,那你告诉我,一部《法华经》上有多少个‘阿弥陀佛’?”毕沅追问道。

  老僧听完后吃了一惊,但立刻回敬说:“老衲天资愚钝,才疏学浅,大人提出的问题,我实在答不出来,大人是天上的

  文曲星下凡,我想问问大人,一部《四书》上有多少‘子曰’?”毕沅无话可说,心底佩服老僧的口才。于是答应重修庙宇,并捐资置产为香火用。

  人情大过天

  清朝末年,有位老者名叫王梗直,人如其名,正直不阿,对有钱有势的人从不阿谀钻营。因此,每次府试都得不到主考官的“赏识”而名落孙山。

  70岁那年他又去应考,熬过两场,最后面试。主考官见他白发苍苍,老态龙钟,故意出联戏弄他。联文是:

  上钩为老,下钩为考,老考童生,童生考到老;

  上联把老、考嵌在联中,颇含讽刺之意。王梗直听出主考官的意思,沉思片刻,从容答道:

  二人是天,一人是大,天大人情,人情大过天。

  王梗直巧用拆字,通过下联将科举中徇私舞弊,专搞人情关系的丑恶行为做了充分的揭露,且对仗工整,出言中肯,令人叹服。主考官弄巧成拙,自讨没趣,不得不悻悻地点了这位老秀才为举人。

  捣蒜与抽葱

  明宪宗成化年间,太监汪直独揽朝政,朝野官吏对其多阿谀逢迎。汪直出外巡视,所到之处,都宪、侍郎等接待的礼节更是越出常规。

  当时,有人做一幅对联,对这些趋炎附势之辈进行了辛辣的嘲讽:

  都宪叩头如捣蒜;

  侍郎屈膝似抽葱。

  [绝句]

  苏东坡巧骂贪官

  一年,苏东坡微服出访,到浙江一带暗察民情。

  这天,他来到浙江一处州府,在一个亲戚家赴宴,贪官知府杨贵和县令王笔也在场。苏东坡虽然坐在首席,因他没穿官服,大家并不知道他就是文豪苏东坡。

  席间,有人提议:“我们都来赋诗助兴,并且凭诗的好坏轮流坐首位,诸位看怎样?”县令王笔说:“我领头先赋一首。”接着念道:

  一个朋字两个月,

  一样颜色霜和雪。

  不知哪个月下霜,

  不知哪个月下雪。

  一个官员马上接着吟道:

  一个出字两重山,

  一个颜色煤和炭。

  不知哪座山出煤,

  不知哪座山出炭。

  知府杨贵也摇头晃脑地吟道:

  一个吕字两个口,

  一个颜色茶和酒。

  不知哪张口喝茶,

  不知哪张口喝酒。

  这时,苏东坡吟道:

  一个二字两个一,

  一样颜色龟和鳖;

  不知哪一个是龟,

  不知哪一个是鳖。

  他一念完,王笔忽然醒悟过来:好哇!这不是辱骂大人杨贵和我王笔吗?“龟”和“贵”、“鳖”和“笔”是同音字呀。他当下指着苏东坡骂道:“狂徒,你胆敢骂人!”

  苏东坡说:“要说骂嘛,我看你们刚才吟的诗才是骂哩!试想:霜雪是见不得阳光的,煤炭是要烧成灰的,茶酒进肚是要变成尿的,这还不是骂?至于我的诗才是祝寿的,龟鳖是长寿的标志,你们也不懂吗?”

  他的话说得王笔无言以对,知府杨贵这时才看出这位客人的来头,忙问:“请问贵客尊姓大名?”

  当他们知道面前就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时,一个个都愣了。苏东坡以才智令诸宾客折服,痛骂了知府和县令两个贪官。

  朱元璋妙题燕子矶诗

  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有一次改穿平民的服装微服私访,在金陵(今南京市)郊外,遇到进京赴试的众举子正在候船。

  有一个举子遥望着燕子矶不禁诗兴大发,便随口吟道:

  燕子矶兮一秤砣。

  众举子不由得全都叫起好来,但好久没人能续上,一阵沉默。朱元璋心中觉得好笑,略加思索对众人说:“待我试续几句。”当即接吟道:

  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作杆又如何。

  天边弯月是挂钩,称我江山有几多。

  此诗首句比喻词为“作、是”,都产生暗喻的效果。朱元璋视江山为己物,其帝王的霸气充分显示了出来。

  书生智脱“蛛网”

  探花王刚中不断升迁,官至御史,出巡福建。有书生张松茂与邻女金媚兰产生私情,被送到官府。王见檐前蛛网,用手一指,对张生曰:“你能以此为题做诗可免罪。”张生不加思索立刻吟道:

  只因赋性太癫狂,游遍花丛觅芳香。

  近日投入罗网里,脱身还藉探花郎。

  穷人的另类春联

  通常春联都是充满喜庆和吉祥的,不过也并非全部如此。对联史上,有正版春联,也有另类春联。一幅清代佚名题于云南某地村口社庙春联就比较另类,让人玩味:

  咦,哪里放炮?

  哦,他们过年!

  这是一幅形式比较特别的春联,上、下联像两个人在互相对答,讲过年的事儿。过年本来是全民的节日,是不分高低贵贱的。可是从这幅对联里,隐约感到下层的贫苦大众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他们无法真正过年,只能听一听别人过年的炮声而已。

  古时还有一位穷书生的春联,似乎就表达得更加凄惨了:

  人穷双月少;

  衣破半风多。

  既然是书生,即使穷困潦倒,也是要咬文嚼字一番的。双月,“朋”也,“双月少”,就是朋友少;“半风”,繁体写作“半”,即“虱”字。“半风多”就是虱子多。

  由于衣服破烂不堪,以致虱子繁生。

  荒唐的演讲

  军阀韩复榘胸无点墨,腹内空空,每每讲话,总是信口雌黄一通。

  据说,30年代,他在山东省任主席时,参加齐鲁大学校庆,讲了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大致是这样的:

  诸位、各位、在座的:

  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讲演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大概来了五分之八啦,没来的举手,巴!很好,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是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互相原谅,因为兄弟和你们大家比不了。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就像对牛弹琴。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

  (“第三个纲目”讲进校所见,就学生篮球赛痛斥学校总务长)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省得再你争我抢。


submitted by

  


   Who's Online
目前有 16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