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校费的秘密:中国城市教育成本究竟有多高?

中华工商时报 /在中国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也就是说,一个农民辛苦13年多挣得的纯收入,才能供得起一个大学生4年的花费。可以说,高校收费标准已经逼近甚至超过了广大普通居民的承受能力。

在中国,要想上好的小学和初中,必须交数额不等的择校费,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光有钱未必就能让自己的孩子进一所好的学校。目前中国学校的这种收费行为,让我们感觉到义务教育已经变了味。

家住北京丰台区的严女士,孩子今年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她跑遍了全市各个着名的小学,这些小学开出的择校费价码最低的3万元,最高的达到了10万元。

海淀区一所重点小学甚至还提出了更为苛刻的条件:家长的学历必须达到大学本科(含本科)以上,月收入不得少于几千元。无奈之下,严女士为孩子挑了一所本区最好的学校,交了3万元。但她到现在也不理解,海淀区的那所小学为什么要开出那样的附加条件,难道有本科学历的父母基因就更好吗?

北京海淀区不但有北大、清华、人大等着名高校,某个小区的一小、二小、三小、四小也非常有名,中国第一批航天员的孩子就在其中某所小学里面就读。这几所小学的择校费一直居高不下。当然,也有人想出了其他应对的办法。比如,有的家长从小就想方设法将孩子的户口迁移到该地。但是,即使户口在当地,也未必保险。

刘女士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之后,户口就落在当地,之后结婚生子,户口也一直在那里。后来,刘女士的先生分到了单位的公房,不在这个小区,结果就遇到了麻烦。该地某小学对他们说,你们虽然全家户口在这里,但是你们在这里没有房产,情况特殊,我们要研究研究。刘女士的先生义正辞严,当场表示对方违反国家规定,他要跟这所小学战斗到底。

等对方了解到刘女士的先生在中央某个部门分管经费审批,就旁敲侧击地说,你们单位那么有钱,应该支持教育。刘女士的老公硬中带软,说支持教育是我作为公民的义务,但这和我儿子上学没有关系。最终的结果,刘女士的孩子如愿进入了这所小学。

相比较于这所小学,另一所小学在向家长索要钱财方面更为直接。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某年招生时,这所学校甚至直接向家长索要空调,将空调的品牌、型号告诉家长,什么时候产品买来了,孩子立即就被允许入学。在北京,进小学如此艰难,小学升初中(北京人称为“小升初”)也不容易。

魏女士对记者说,她的孩子今年上初中,为了能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她给孩子交了5万元的择校费。她说,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学二胡、长笛、画画。如果没有这些特长,想进校门就得交8万元。

今年的5月17日,是北京市小学入初中择校报名的日子。当天,几万名家长带着孩子,在海淀、朝阳、东城、西城等城区赶考,成为京城一景。有的家长甚至为孩子报考了9所学校,几天下来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小升初竞争激烈,也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在很多中学的门口,聚集了大批培训机构广告员,见到家长就散发广告。这些广告中,有的是小六升重点特级名师辅导,课程的特色为特级名师精讲,国家奥教亲传等等,有的则是小升初学习能力衔接班,不一而足。

在小升初激烈的竞逐尘埃落定之后,很多家长兴奋之余,在网上留言传授经验。其中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有家长建议,备战升初中的竞争,最好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因为在北京这样一个竞争十分激烈的城市,仅仅有钱并不能保证孩子就能够上一个好学校,更重要的是孩子要有真本领。奥数是多数学校选择学生的一个重要标准,为此,一些家长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就让孩子学习奥数。

虽然政府在声势浩大地推行素质教育,禁止“择校”,但广州市实际执行情况不容乐观,城镇居民择校费支出不降反升。今年1-7月,全市城镇居民教育娱乐服务类支出中的“其它教育费支出”激增,这其中主要由择校费拉动。

今年,广州市有10多万名初中毕业生走入中考考场。中考的竞争激烈程度已远远超过高考,考“名高中”的竞争更是白热化。然而,决定他们能否读上“名高中”的,对相当一部分的学生来说,不仅是他们的中考成绩,家里能否掏出不菲的赞助费,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做贸易生意的柴先生,因为孩子分数不理想,在交纳了一笔巨额择校费后,进入了一所“重点”学校。“其实大多数择校的孩子,并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一位孩子的母亲说,“我们这些孩子,都是工薪家庭,省吃俭用甚至和亲友凑钱,无非想让孩子上一个相对好一点儿的学校。”

另一位姓张的家长认为,虽然“择校费”的成本比较高,但从孩子将来所拥有的良好的学习能力、素质和声誉等收益来看,这笔教育投资对很多家长而言即使再贵,也会在所不惜的,为了孩子上学,他把买车的钱都押进去了。

事实上,对于部分生活困难的家庭,“择校费”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家长尽管在日常开销上收紧银根,但仍然无力负担。初三应届毕业生小王考了529分,现在还不知道该去哪所学校读书。其实,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已经录取了他,但是要交7万元的择校费。他的母亲黄女士表示,自己的家庭支付不起这么大的一笔费用,而中考招生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小王的上学问题仍旧没有着落。

目前,“择校费”已经成为广州一些学校主要的收入来源。一位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赞助费”是提高学校老师福利的主要来源。如果没有“赞助费”,学校维持下去都很困难。另外,学校待遇好,自然会吸引来优秀教师,良好的师资又会带来较高的升学率,高升学率正是学生家长趋之若?的根本原因。

据了解,广州市制定的高中择校费标准为:省市级普通高中、国家级职业高中收费每生4万元,一般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每生2.3万元,省市级职业高中每生3.1万元。学生入学时,3年一次性缴清。借读费方面,省市级普通高中、国家级职业高中收费每生每学期1800元,一般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1400元,省市级职业高中1600元。

“择校费”给广州这所城市的教育系统带来的直接后果是,由于长期以来实现对重点学校采取倾斜政策,使广州城镇中小学校校际差距巨大,一所学校全校的资产比不上邻校一间课室的情况比比皆是。对子女教育较重视的家长,无法接受薄弱学校,而巨额“择校费”,更使家长们的负担日益激增。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375